都晖十五年法医故事


宁波公安 2018-10-29 15:01

提起法医,大多数人对法医的印象,都是来源于电视剧。相信在众多70后、80后生活在当时港剧热的时代潮流中,最为喜欢的就是《鉴证实录》、《法证先锋》这两部,这也是众多“港剧迷”们心中的经典。而在现在的年轻一代的心里,《法医秦明》则是当之无愧的“神剧”。

秦明本人曾对媒体这么说过,网剧《法医秦明》中的秦明是他自己,也是他和他的法医同行们。网剧《法医秦明》自2016年10月13日正式上线后,观众一边被刺激的剧情吸引,一边吐槽,不少网友评论这剧真不适合“下饭”,也不敢夜深人静一个人看。而这些观影感受,恐怕法医们自己是无法体验不到的,因为剧中的场景是最熟悉不过的工作常态,对秦明是这样,对江北公安分局法医都晖而言也一样。更巧的是,这位都警官还是秦明皖南医学院的同寝室哥们儿。

法医的真实写照

在网剧《法医秦明》带领下,现在不少刑侦剧题材变得如日中天,但偏偏有一个人干着这行,但从不看这类刑侦剧,他就是江北公安分局法医都晖。当我们问起原由,都晖才说道,他干法医这行,看剧从来不看刑侦剧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觉得,现在的刑侦剧拍的都“太假了”,什么穿西装出现场,发型千年不乱,拿着解剖刀吃小龙虾,不戴口罩手套解刨尸体之类的——“很傻很天真”。就连同寝室哥们儿秦明的小说,他也是翻翻过。

都晖告诉我们,其实在真实生活中的案子,精彩起来远比你能想到的精彩,可平淡的时候也远没有“阴谋论”中说的那么夸张。比如,在2014年就有一则“某人被碎尸,警方排除他杀”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一片奚落和嘲笑,警方被冠以“荒唐无能”的名头,做法医的他们一眼就从专业角度出发明白“自杀碎尸”的合理性。专业,基于的是他们强大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战经验。

从业15个年头的都晖已经想不起来当初是怎么报考法医这个专业的,只记得头两年学的是临床医学,与一般的医学生无异,大三后才开始分流,去学习系统的法医知识。四年的医学理论课程,他们要在三年内全部修完,被生理、生化、病理、病生、寄生虫等课程轮番“折磨”完后,才能参与实习。

实习,能实打实地接触案子了,在当时,只有20多岁的他们想想就刺激。但现实是,基层法医的工作除了要在命案侦破中打头阵,更多的精力花在怎么做都做不完的伤情鉴定和时不时就出现的非正常死亡案(事)件上。秦明在小说《尸语者》中曾这么描述对于“非正常死亡案(事)件”,法医对这类案件做完前期工作后,结合简单的调查情况和现场勘查情况,要在第一时间确定是不是命案,如果是命案则称之为“案件”,需要进一步的解剖检验、参与侦破,如果确定不是命案,则称之为“事件”,尸体交给家属处理。

对此,都晖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如果把事件错看成了案件,会浪费大量的警力和精力,当侦查工作继续不下去了,重新审视的时候发现了错误,法医就会被千夫所指,而把案件错看成了事件,就会造成冤假错案,所以法医的责任在侦查工作中责任犹如“千金重”。

都晖还提到,他和秦明在南京市公安局实习的时候,就遇到过一起“看起来像案件但确确实实是事件”的非正常死亡。一辆漂浮在河上的大巴车被打捞上岸,车里十几个花季少女全部殒命,头一次碰到这种场景的都晖直接懵住。

他们几名法医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后,得出了“大巴滑进河里,少女溺毙而亡”的结论,因为人在还有呼吸状态下溺水的表征和已经死亡被抛尸进河里的表征是完全不一样的。后来的工作经验还告诉他,命案侦破工作中,法医发挥关键作用直接导致破案的,其实并不太多。很多情况下,法医还在进行尸检工作中时,案件已经破获了,这时候法医的工作,为的是给法庭提交一份鉴定报告。某种意义上来说,法医虽然无法参与案(事)件调查、侦破的全过程,但他们做的却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之一——把整条线给理顺。

证据不会说谎

都晖是皖南医学院98级的,同年级的同学就四十来个人,大部分还在各公安局里干着法医这行。他考进江北分局也算是机缘巧合,“那会儿正好碰上一次面向全国的招警考试,周围同学都报了名,考点在杭州,我本来是冲着杭州的风景来玩的,陪同学去考场的时候一问,报名费八十块钱,索性一起考了吧。”八十块倒是让他一考定终身。

像都晖这样的基层法医身上,我们很少能看到诸如电视剧、小说中写的那样“惊天动地”的大案子,但不管怎么样,他们的记忆里或多或少都有那么几次“印象深刻”。都晖告诉记者,他记得有一次一个小伙子,骨折还没好透彻,就去酒吧玩,谁曾想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劲,再次和人发生了纠纷,原先没长好的骨头经这么一碰又“折”了,结果最后几个人闹到了公安局。根据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受理伤害案件后,应当在24小时内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告知被害人到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伤情鉴定。”

据悉,伤情鉴定的结果为量刑作出依据。轻伤与轻微伤在法律上会发生性质的变化,如果对方造成你轻伤,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同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轻微伤只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法对其行政拘留、罚款等。

“如果不是小伙子自己说漏嘴曾骨折过,按照最新一次的骨折作出的伤情鉴定结果来看,已经达到了轻伤的程度,打人方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当时,都晖是为这个案子做伤情鉴定的,后来经过去医院调取了就诊记录后,发现两次骨折的位置是一样的,这才免去了一次可能发生的‘冤假错案’。都晖坦言,每做一次伤情鉴定,身为法医的他们都要为最后出具的这份结果终身负责,而这中间,其实也存在着潜在风险——不掌握全部信息的话是极难作出准确判断的,怎么办?

人会说谎,而证据不会。不过,他也打心底里希望世间太平,毕竟“尸体看多了愈发觉得生命的脆弱”。

坚守岗位

据都晖的同事石泉警官介绍,公安机关的法医平时不仅要在“法医门诊”接待伤害案件中的伤者进行损伤程度鉴定,还要轮流备勤。“365天我们有一半的时间在备勤!”石泉说道,很多人都认为法医的工作只有给命案和非正常死亡的尸体验尸,这是片面的。法医的工作其实远远不及这些,他们不仅得看死者,还得鉴定活人的伤势。但凡涉及到刑事案件,公安法医必须一一出勘,防止一些隐形案件的存在,命案就更不用说了。

石泉警官和都晖已经搭档近十年了,两人都是安徽人,是老乡,而且又是同一个专业的,所以他们任何一方在对方的心里都是亲近而不可缺少的工作伙伴。在和我们的交谈中,他们还向我们透露了法医行业的艰辛,有案件就得鉴定,有鉴定就少不了法医。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他们和新来的同事小江在下班后,起码得有一人备勤,以防案件发生时需要法医。另外,如果有大型案件发生,这“三人组”又得同时到场,所以他们的住所到办公地点必须少于半小时的路程,在节假日更是要轮流值班备勤。在做法医之前,他们也是警察,所以有时候也得兼任巡逻和安保工作。“我和石警官可以说,如果有回老家的机会,都是带着对方的一份思念回去,回来也是带着家乡的一份特产回来的。”都晖说道。

另一方面随着日前,网剧《法医秦明》第二季上映,再一次掀起了“法医热”。尽管如今在我国对法医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法医专业也蓬勃发展起来,但一线法医仍供不应求,“人少事多”。因为,一位法医必须了解各类伤势,又要有理化等专业知识。特别像都晖和石泉警官作为一名基层法医,需要进行许多刑事案件的伤情鉴别。但他们依旧以做最“公平”、“公正”的鉴定为己任,剥丝抽茧,寻找真相,用事实证据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