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警务资讯

保护视力色:

悲痛!公安部刑侦专家张欣逝世 被誉为“警坛神笔”

来源:宁波公安微信      发布时间:2018-10-22      点击数:

  昨天,上海铁警发布了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公安部刑侦专家张欣逝世的消息,网友纷纷表示惋惜,感叹:“天妒英才!”

  张欣,上海铁路公安局刑事侦查处一级警长,刑事技术高级工程师。曾参与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的模拟画像工作。先后荣获上海市和铁道部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一级英模等荣誉称号,他的事迹被中央和省市媒体广为宣传,被老百姓誉为“警坛神笔”和“罪犯克星”。

  苦练基本功,画了几十万张人像素描

  1960年出生的张欣16岁到北京当兵,曾师从李可染的徒弟学习国画,1982年复员到上海铁路公安处松江站派出所,成为驻站民警,画画只是业余爱好。1986年春天,他被正式调到了上海铁路公安处办公室。这年夏天,上海老北站行李房被冒领走一台彩电。第二天,处长带着秘书张欣来到案发现场了解案情,张欣在旁边根据行李员叙述嫌疑人的面貌特征,随手将对象画了下来。这是张欣生平画的第一张嫌疑人模拟像,处长感到画得不错,只是夸奖了几句。不料,站在旁边的北站派出所周副所长见了画像后笑道:“这不是刚被开除的搬运工徐小林吗?”冒领彩电大案就这样简单地破了。第二天,处长见了张欣笑道:“我看,你别干秘书了,还是去刑队技术组干你的特长画画吧”,张欣欣然接受。

  张欣作为技术人才被调到了刑队技术组,领导也给他创造了许多有利条件,遗憾的是张欣的画像不灵了。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张欣给十多个案子的嫌疑对象画像,目击者大多数说不像,有的勉强说像。通过反思,张欣认为嫌疑人的特征不明显,自己的本领不过硬,目击者又往往不能非常清楚地描绘嫌疑人的体貌特征,画出的像自然就有很大出入。

  许多目击者连见过的对象都描述不清,何况没有见过人要画出头像,其难度可想而知。为了继续提高自己的写生能力,张欣每天利用乘火车来回上下班的机会,拿出画笔描画身边形形色色人的面貌特征,回家后也见缝插针地画,上班时更是全身心沉溺其中,一年下来就画了1万多张头像。他重新走进美术学院进修大专和本科的课程,用功最多的是,利用节假日走进城市、农村、矿山和少数民族聚居区,认真观察各类人的体貌特征,并画出了几十万张各类人的素描。张欣说:“遇强则强”,困难越大,我就越有斗志。

  画像数万张后,他探索出了自己的画像之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利用画像破案增多,他在上海乃至全国有了知名度,慕名而来的案子也逐渐增多,以致应接不暇。张欣说,在为案件制作了数万张模拟像后,他才渐渐摸出了路子,有了一点画像感觉。长期实践使张欣对口述的人物形象有了很强的理解力,他画出的像,只要口述者指出,他能很快地修正,画过一次就在脑海中留下极深的印象,一旦出现相似的人像,他很快就能想起。

  与一般画像不同的是,张欣更加注重模拟人物可供辨认的细节,比如脸部的纹、痕、疤等,以及嫌疑人的面部会出现什么特别的表情、动作。通过反复摸索和实践,他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画模拟像之路。张欣不满足于单一的绘画,还潜心自学了犯罪心理学、刑事侦查学、预审学、痕迹检验学等多门学科,并综合运用到了模拟画像及侦查破案中。实践中,他更善于根据目击者口述嫌疑人的特征,细心了解案情,从中发现线索和捕捉关键细节,从而为破案找到突破口。

  1995年,张欣的模拟画像步入了成熟期。这一年,他一连参与了公安部督办的4起大案,每次画像都很形象,为破案起到了关键作用。

  1995年1月14日,昆明市商贸中心昆明百货大楼发生一起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特大恶性爆炸案件,造成1人死亡、9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600万元。案件发生后,张欣作为画像专家,在接到公安部指令后第二天就赶到了昆明。他根据50多个目击者不同的角度描述,经过两天时间的反复琢磨,昼夜画像,一共画了52张模拟像,最后画出了两个定型的头像,给这些目击者看,他们不约而同地点头惊叹道:“像!”。

  临别晚上,云南省公安厅厅长和昆明市公安局局长一起为张欣饯行。张欣对他们谈了自己的想法:“我在给嫌疑人画像时,有个同寝室的民工讲了一个细节,他说那个东北人临走时问过他是否愿意一起去广州赚钱。故此,可以推断他们可能去了广州。另外,老板娘在给我描述他们的相貌时,说几天前刚给大家发了工资,我问了一下,只有100来元,所以这点钱他们不可能坐飞机和快车,所以我估计他俩只有坐慢车去广州,我查了一下列车时刻表,又推算了一下,如果他们坐那一趟慢车的话,明天下午1时23分到广州,所以我建议你们分两个小组,赶快坐飞机赶往广州,在火车抵达之前堵住他们”。

  第二天,离大年三十还有一天,张欣飞回上海准备过年。他赶到单位不久,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打来电话高兴地说:“张老师,你真是料事如神啊!我们派去的两个小组坐飞机赶到广州,刚到火车站十几分钟慢车就进站了,那两个小子摇摇晃晃刚走出站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我们刑警擒获了。”

  30多年如一日,模拟画像屡破大案

  1999年之后的数年是张欣最忙的一段时间,常年的辛勤工作让他的身体不堪重负,不幸生病,2016年病愈后又立即回到了工作一线。现在虽然到了临近退休的年龄,但他对此项事业依然孜孜不倦,每日精研。他说,一来是工作需要,每天都有大量的兄弟公安机关求助;二来也是自己喜爱,沉浸其中就是最大的快乐;更重要的是,这个手不能停,要是十天半月不练手就找不到感觉了。他还在全国各地培养了二十几个学生,这些学生中的多数都已经可以替他去画像了。

  与时代同步,不断创新。从上世纪90年代起,张欣等模拟画像人员已经开始使用电脑软件组合人像,他也曾开发过组合人像的软件,把头发、眼睛、眉毛、鼻子等人像特征分门别类,从中挑选最像的,拼凑在一起。如今,在公安系统内部,利用电脑组合人像是主流,但张欣认为,“有手绘功底的人,更能用好拼图软件”。

  对模拟画像直接的冲击是,监控视频来了,以往需要警方寻找目击者的案子,在监控之下变得一览无余。但是监控并不是万能的,拍摄的光线、距离、角度等,都会影响图像质量,而且如今很多嫌疑人走上了职业化道路,警惕性和反侦察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伪装越来越多,比如蒙面,戴帽子,戴墨镜,这对破案有一定影响,就需要模拟画像的时候进行重构,把这些伪装去掉,再现嫌疑人的真实面貌。在张欣看来,模拟画像人员依然有很大的用武之地,只是自己的本领也需要发展和精进。

  30多年来的模拟画像,张欣对于人脸构造早已谙熟于心,无论怎样伪装,他都能将他们的形象解构出来。张欣重构出蒙面画像可以达到六、七分像,凭借这门绝技,他协助破获了诸多大案。现在,每天源源不断有模糊的照片被送到他这里来,经过他的手绘,重塑,再将清晰的图片发送回去。

  1989年9月15日晚上,上海铁路公安处接到报案电话,杨浦货物站一辆货物车机头第一节车厢里发现了一具小男孩尸体。张欣随几位侦查员风风火火赶到了现场,技术员固定照相后,尸体被拉到市局法医室解剖。

  接下来是以车找人,列车运行线路虽已换了,但最后还是找到了开车的司机,他见过有人在车厢里。司机对张欣描述了这个瘸子的特征:长方脸、尖下巴,头发硬,最主要的特征是双腿瘸,穿一双解放鞋,拄一副木头双拐。这些特征比较明显,张欣根据其描述很快画了一张头像和一幅全身像。

  第二天印出后,沿途发了下去。10天以后,苏州西站查车时,发现有个拄着拐杖的瘸子,仔细核对脸,很像。于是,将其叫到值班室,民警将协查上的照片给他看,问道:“这是谁你知道吗?”瘸子一瞅,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精神防线一下子崩溃了,喃喃道:“是我。”民警又追问:“知道为什么找你?”瘸子道:“我杀人了。”最后,细心的民警在其拐杖上发现了五道刀刻的印子,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瘸子沉默了片刻,供认道:“我杀了五个人,这是杀人的标记。”经查,这些男孩都是逃学逃夜的流浪儿。

  一颗正义的子弹结束了罪恶的生命。张欣的画像为破案起了关键作用,为此荣立三等功。

  1992年秋天,兰州市发生了一起假冒供电局职工上居民家抄电表之际,趁机持刀杀人的系列大案。此案被传得沸沸扬扬,弄得满城风雨。兰州市公安局派出侦查员展开调查,刑警队的刘队长什么招儿都使过了,仍没有发现这个来无踪、去无影的幽灵,仍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只找到25个目击者。

  侦查员正愁眉不展的时候,刘队长突然听说上海有个画模拟像的警察,能根据目击者的描述画出人像,赶紧通过同行的介绍,打电话恳求张欣前往兰州为他们画模拟像。

  1992年11月6日,张欣坐火车千里迢迢地来到兰州,接站的刘队长见到自己神往的画家原来是个白皮细肉、30刚出头的小伙子,颇为惊讶。他将25个目击者的名单递给了张欣,张欣一看有这么多的目击者,心里踏实了许多。因为见到嫌疑人的人越多,提供的体貌特征就越详细,这样画起来也越完整。

  张欣根据目击者的描述认真地画像,用了一周的时间,根据20人描述的情况共画了20张模拟像,最后让其他5名目击者过目,看看是否像。有的说眼睛有一点像,有的说鼻子还短了一点,有的说脸长了一些,众说纷纭,各抒己见。张欣根据大家的意见,不断修改,最后终于定稿,让25个目击者看,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像!”

  张欣的画像印了几千份,沿街张贴。其中有一张模拟像贴在了嫌疑人的家门口。那天,嫌疑人回家抬头开门时,突然发现门口张贴了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模拟像协查,吓得魂飞魄散。他赶紧进门,反锁门后躺在床上直冒冷汗。他趁半夜无人之机,悄悄打开门,借着月色仔细看了协查。作案的手段、面貌特征、身高等都详细准确,尤其是那张画像更是逼真。凶手吓得惶惶不可终日,最后用绳子挂在房梁上结束了自己罪恶的生命。

  嫌疑人辖区的派出所所长也看到了这张模拟像协查,感到案犯颇似地区里那个独身裁缝,所长带着几个民警来到裁缝家敲门准备将他叫到派出所去盘问。敲了一阵门,里面却始终没有反应。门外挂了一把挂锁,没有上锁,而是从里面反锁上的。所长敲了一阵时间还是没有应答,便果断地一脚踢开了门,进门一看那个裁缝已直挺挺地吊在房梁上,早已气绝身亡。经过目击者辨认,凶手就是此人。一查,他果然不是当地人,而是宁波来的裁缝,来兰州已经10年有余,能说一口标准的兰州话。此案的侦破,大大提高了张欣的画像和推理的自信心。

  1995年3月初,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傅处长来电,恳求张欣协助他们侦破一起专门盗窃部长楼的系列大案。第二天清晨列车准时抵达北京。

  案情讨论会上,张欣凝神倾听了侦查员们的分析。案件从1994年至1995年清明期间,这个飞贼专门偷盗部长家的四合院,这些地方都是高墙深院,他都是翻过高墙潜入内室进行作案,来无踪,去无影,至目前已发生了22起。

  案件分析会后,张欣没有接到画像的任务。被冷落几天后,张欣找到傅处长道:“老傅,你们如果不需要我的话,那我就回去了。”傅处长见自己请来的人要走,便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想再请一些专家,等他们来了,你们一起搞。”张欣委婉地说:“画像这活儿还是单独画最佳。”傅处长望了一眼张欣,发现他还挺有个性。

  第二天早晨,侦查员带来了5位目击者。在刑侦处办公室,张欣根据5个人的口述开始进入了角色。5个目击者中,有一个是部长家的保姆。她边描述对象,边说起了那天看到案犯的情景。那天晚上,50多岁的保姆到院子里倒垃圾,突然发现有个黑影翻墙而入,她警觉地问:“谁?”保姆初看以为是她家的二小子,但仔细一看却不像,二小子比他长得周正。守候在内的两个民警听到保姆一喊,赶紧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去。但见那个飞贼一运气,飞上了高墙,向外逃窜。

  两位民警一前一后紧追不舍,飞贼跑至桥上时,正巧有一位工程师带着他读小学的女儿路过。父女俩见前面有人逃,后面有人追,有一人还手持木棍,还以为是打架。父女同时见飞贼从身边跑过,一会儿就消失在黑幕里。

  保姆描述飞贼的特征是:长脸、细眼,但没有她家的二小子胖,30岁出头,身高1.74米左右。小女孩是仰脸往上看的,恰好是正面,说这个人眼睛小小的、长长的,鼻子尖尖的,嘴唇扁扁的。工程师看到的特征是:头发不多,但又不是谢顶。张欣根据3人描述的不同角度,半天时间画出了模拟像。

  3个目击者都说挺像的,但两位民警却说不像。傅处长疑惑地问张欣:“你为什么不以我们民警的目击为画像重点,却以老百姓的目击为主呢?”张欣解释道:“根据我的经验,民警在紧张的状态下,描绘对象可能会走样,而老百姓心态比较放松,讲出来的东西反而更可靠。”

  画好模拟像的第二天,张欣就匆匆回到了上海。第二天下午,傅处长打电话来了,开口就高兴地说:“张老师,你的画像太成功了,发下协查的第二天就抓到对象了。”张欣好奇地问:“怎么抓到的?”傅处长眉飞色舞地介绍开了:“你走后,8000份印有模拟像的协查全部送到各地守候的民警手里。第二天上午,公交分局的反扒民警在公交车上发现了一个对象,与画像非常相似,于是,他通过对讲机向领导汇报了。值班队长带上警校实习民警发动摩托车直飞西华门,待公交车一到车站,他们赶紧上车,一把抓住了对象。”

  此飞贼叫曹某,确实有点奇,最后到他家里搜查时,他家的墙上挂着各种兵器。飞贼招认,他祖上是清朝的大内侍卫,传下来许多神功绝技,所以,他平时天天练功习武。因武艺高强,却无用武之地,便干起了专盗高墙深院的勾当。他以为公安局对他没办法,想不到高强的武艺栽倒在更高强的画技手里。

  1995年9月底,张欣又接到了公安部的命令,让其立刻出发,马上赶到山西太原。张欣抵达太原已是晚上8时许,来接他的刑侦队长途中向张欣介绍起了案情。

  6月29日下午4时,运钞车沿着各营业点的线路装钱,从第四个点至第五个点的途中,一辆蓝色的卡车迎着运钞车直撞而来,开始运钞车司机以为是对方驾驶员喝醉酒了,运钞车被逼到路边停了下来。从卡车上跳下来两个男子,一人手持手枪,另一人手持长枪,虎视眈眈地迎上来,这时,又来了一辆红色桑塔纳,两人同样手持一长一短枪支包抄而来。司机尚未反应过来,胸部已中了一枪,保安的头部也挨了一枪。劫匪动作迅疾抬走了3个银箱,共计32万元人民币。警察接到报案后,找到了5名目击者。

  张欣来到南寨派出所刚放下行李,5位目击者已经来到了张欣的临时办公室。张欣根据5人的口述,分别画出了5个嫌疑人的模拟像。第一号嫌疑人:戴眼镜、长方脸、皮肤白净、身着西装;第二号嫌疑人:圆脸;第三号嫌疑人:半侧面、脸部肌肉分明,缺嘴;第四号嫌疑人:仅一个轮廓;第五号嫌疑人:轮廓也不能保证准确。

  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张金维凌晨1时赶到宾馆,拿起模拟像看罢,有点失望地开玩笑说:“小张,你这1号模拟像有点像那么回事,2号对象还行,3号对象有点像我们局里的防暴队民警徐宗科,他可是全国散打冠军啊。第四、第五个对象就没谱了。”画像立刻发往全省各地。

  第三天,在著名景点晋祠广场发现了一辆红色桑塔纳小车,已经停了两天,清场时一拉,空车,没车牌。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赶去一看,车上有个银箱,打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张欣闻讯赶去时,桑塔纳已经拉到了当地派出所院子里。很快查到了车主,小车属于山西民间文艺社。据社长介绍,因为团里缺钱,养不起该车,转卖给了水产个体户。马上查这个水产老板,发现该水产老板的家属一天前到派出所报案,称其丈夫和车已失踪多天,同时失踪的还有水产老板的情人。

  按说,张欣画完模拟像后就没他事了,但他做事爱动脑子。他先钻进车内闻出了桑塔纳里有股血腥味。车内的座椅套子也没了,车内外已用水清洗过,车内潮湿。张欣开始寻踪觅迹,很快发现驾驶座椅靠背位于头部处有个枪眼;同时,又在小车尾部发现了油箱盖底部有枪弹痕迹。

  张欣分析后认为:水产老板和他的情人可能已被杀。水产老板被背后开枪的子弹击穿座椅靠背,然后击中头部而死;他的情人可能听到枪声吓得赶紧打开车门逃命,子弹打到油箱盖底部。他又来到车外,发现车前底部有大量泥巴,泥巴上沾有麦秸。张欣马上意识到两个死者可能丧命农村。听说老板爱打猎,他拉着情人一起去农村打猎,这样就合理了。

  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车前盖内的空气滤清器上却发现了一小摊鸟粪。张欣纳闷为什么老板要打开前车盖?张欣推想了一下嫌疑人没有必要打开,那么应该是死者自己打开前车盖的。那他为什么要打开前车盖呢?张欣边看边琢磨,他发现左右车窗和后车窗玻璃都贴有茶色纸,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唯有前面玻璃没有茶色纸,也许水产老板与情人苟合时,生怕有人从前面看见,故打开前车盖以掩人耳目。这样鸟粪落在滤清器上才能自圆其说。

  张欣又发现车后盖箱里有大量鸟毛,洗车刷是湿的,车内没有水桶,说明案犯可能在河水边洗车。结果张欣从后车箱内的备用车胎的轮毂与轮胎的夹缝里找到了一个小螺蛳。张欣从地图上一查,太原边上有个叫晋阳湖水库。他推理后得出了结论,嫌疑人抢劫了红色桑塔纳,杀死了水产老板和他的情人后,停在那里洗车,死者也许就埋在水库附近。

  这辆红色桑塔纳曾与一辆车相撞后逃逸,热心的路人及时抄下了车牌号,专案组一查,不是红色桑塔纳上的车牌号,而是一辆2020型北京吉普车上的。再追查下去,这辆吉普车是在几个月之前被盗的。专案组立刻追踪这辆吉普车,11天后,在路上查到了该吉普车。

  吉普车司机说:“这辆车是在车市上买的。”侦查员找到车市上的老板问:“卖主长得什么样?”老板回忆说:“卖车老板的特征是戴眼镜、长脸、皮肤白净、一口普通话。噢,对了,那天我的伙计也在。”立刻找来了小伙计,他回忆道:“我曾见这个卖车人接过一个BP机,听他说了一句化工总厂总机什么来的,后来他就进了电话亭打电话去了。”化工总厂就在晋阳河水库边上,据了解该厂是个专门做防毒面具的工厂,有职工几万人。

  侦查员拿着张欣的画模拟像来到化工总厂保卫部请他们辨认,保卫部长一看模拟像后,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供销科的白法义吗?”为了慎重起见,特意找来了目击者,经暗地里辨认,确认无疑,张副局长果断决定立刻逮捕他。

  侦查员来到了供销科,出其不意地一下子扭住了白法义,他似乎已有所准备,并不反抗。白法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内部也有人参与。”张副局长马上反应过来,张欣画像后,第三号人物像局里的防暴队员徐宗科,他冒出一句:“不就是徐宗科吗?”白法义一听立刻蒙了,很快全部供认了出来。他因为仇视共产党,组织成立了反党集团,制定了章程、计划,准备与政府对着干,并付诸行动。计划第一步搞钱,第二步买枪,第三步与政府对着干。他交代了和徐宗科,以及其他3个同伙,劫车、杀人、抢银行的犯罪经过。

  从警30多年来,张欣通过模拟画像和分析推理,协助各地警方破获大量重大刑事案件,创造了多个刑事案件侦查中的奇迹。2004年,张欣被评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被称为警坛的“国宝”。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